怀特

首页首页  >  讯息中心  >  详细页
04/16

2016

特色新药 小国药厂也能立足世界

媒体报导

我过去曾在政府部门负责生技产业规画,当时对国家是否应发展生技产业曾听到不同论点:台湾这样一个小国家,要大量投入资源在费时的生技产业?或是放在有快速成果的电子产业?实际上,像以色列、瑞士、新加坡、爱尔兰等小国,生技业也能有所发展。如以色列的Teva已名列全球药厂第9大,但起初因为深知无法与辉瑞、诺华等大厂直接竞争,因此先锁定学名药,逐步研发改良型新药,最后投入全新成分新药。

台湾能做什么?必须考虑我们在国际药品市场竞争上的相对比较优势,可以从「me-too」的学名药到做出「me-better」的改良型新药,如改变剂型或使用途径等;或将国人已有悠久使用经验的中草药,科学化、国际化,针对未满足的医药需求(unmet medical needs)开发成符合国际药政法规的植物新药。当然,等到经验齐全后,继续以「me-first」为目标。台厂药品只要逐步渐进、到美国市场去「打大联盟」,通过美国FDA核准,这样就有机会进到世界的舞台。

世界各国都在重新检讨高药价问题,台湾是新兴国家,已不太可能再负荷高药价。因此我们要从「优质平价」的角度去开发药品。美国现今健康照护费用占GDP高达16%,造成政府负担,台湾约仅维持6到7%,因此得尽量用合理的价格满足人民需求。

我国政府各部门都努力发展生技产业,如科技部投入庞大资源支持基础及创新研究;经济部以透过法人研究单位进行创新产品应用开发及临床试验,协助生技公司上市柜等;食药署也投入不少心力修订药政法规,加速新药临床试验与上市审查。但很可惜国产新药及创新医材却无法透过健保署合理的健保药价给付,将「本梦比」转化成「本益比」。

我们应从健保、药物经济学角度检讨药价,透过适当回馈机制完成生技产业最后一哩路,达成政府、人民及产业的三赢境界。

(工商时报)